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资助动态 >

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

时间:2018-01-15 15:37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区特教学校 贾俊峰 深秋的蟠龙塬,放眼望去,绿油油的麦苗如同地毯般平铺开来,金黄的树叶在微风中悠然坠落;一簇簇乡间村落,或恬静的坐落在大路边,或静
  

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

区特教学校   贾俊峰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深秋的蟠龙塬,放眼望去,绿油油的麦苗如同地毯般平铺开来,金黄的树叶在微风中悠然坠落;一簇簇乡间村落,或恬静的坐落在大路边,或静谧的隐匿在远处的树林之中,宛若一幅硕大的油画,随着滚动的车轮一帧帧跑向身后。
      一个特殊的星期五,我和4名同事驱车前往包抓的3名身心障碍的学生家里,上门送教,文化扶贫。
      我们第一站到达的是桥镇的学生齐小龙家。他家住桥镇村南沟,是一个很偏僻的小村子。精准扶贫政策的落实给偏远农村也带来了实惠,虽说七拐八转,但都是水泥路面,并不难走。车直接停在了齐小龙家门口的马路上。一座很紧凑的农家小院,七字形砖混结构的平房,加上套在门楼上的卫生间,给我们的第一印象还是蛮好的,心里想这还是一个不错的家庭。走进院子,我们看到的是一位穿着不太整洁的妇女,旁边站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,手里拿着吃了一半的梨,木木的望着我们,没有打招呼。通过询问,他们就是齐小龙母子。交谈中,我们明显感觉到齐小龙的母亲口语有点困难,而且承认自己是文盲;从她断断续续的描述中,我们得知,已近十一岁的齐小龙无言语意识,大小便不能自理,无法在学校入学接受教育。我们尝试着问他的名字,没有反应,讨要吃他手中的梨,他也没有意识,他吃梨的时候,也不管是皮,是瓤,还是核,光知道往嘴里送着啃,嘴角流着涎水和汁水,无讲卫生的意识,由此判断,这个孩子是一位重度兼有自闭症的智障孩子。随后,我们电话联系了在外打工的齐小龙的父亲,向他宣传了相关扶贫帮困送教上门的政策,拿出提前准备的卡通玩具,智力开发积木和孩子一起游戏互动,对孩子的康复训练进行了指导。近一个小时的接触交流,齐小龙明显不诧生了,虽有不舍,但时间有限,我们不得不与孩子分别,前往另一个学生家里。
      暖暖的阳光洒满整个平原,到处一片金黄,照在身上却也惬意,但车内的同事们却都沉默无语,偶尔一句,也都是感慨:健康对人,对家庭来说是头等大事,其它一切都是浮云。车子向南前进,时间不长,来到了第二个送教的学生家所在的村子。新农村建设使昔日破败的小乡村旧貌换新颜,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,建在大路旁边的村文化广场,醒目的立着村子名牌------文酒村。
      经过打听,很快就找到了容佳康的家。进入我们视野的这个家,三间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大瓦房,院子前边是两间当今少有的小土房,用作厨房。这种状况与社会发展相比,明显落伍了。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,他自我介绍说是孩子的爷爷,在他的客套礼让下,我们走进房内,农家的屋内,杂物比较多,就势摆放在各个角落。进入里屋,迎面是一条破旧的沙发和茶几,左手靠窗的是农村常见的大土炕,炕上一个穿着梆梆棉袄的八、九岁的男孩子用一根红布条拴在窗户上,口里流着涎水,头上一条很长的手术疤痕特别显眼,看见有人进来,含混不清的哇哇叫了两腔,炕上的棉被卷成一堆围在孩子周围,一大堆孩子的衣服搭在炕沿上,显然是为孩子随时换衣服做准备。面对此景,用“惨不忍睹”形容绝不为过。老人哭诉道,孩子一岁多时后脑受伤手术后,除吃饭外,无其他意识,无言语,不知道大小便,不能直立行走,只会乱爬动,为防止他爬动掉下炕摔着,老人只得用布条将他拴在窗户上。家里为给孩子看病治疗,可以说是到了倾家荡产的地步,眼看着无希望,孩子的父母也离婚了,母亲也狠心丢下孩子远走他乡,照管孩子的担子就落在了老人的身上。前些年,孩子小,老人还年轻些,在老伴的帮衬下,还算容易,但随时间的推移,老人年纪大了,孩子也大了,体重不断增加,老伴外出打工,孩子的吃、喝、拉、撒、洗,一个老人照管相当困难。但这又有啥办法哩。就因为有这样一个孩子,他家是村里少有的贫困户。我们一边听老人述说,一边开导他:眼往前看,国家政策好,社会制度好,绝不会落下谁家的孩子,一个都不能少,我们特殊教育学校有责任,有义务为每一位身心有障碍的孩子提供上门送教服务,相信一家困难大家帮,一定会渡过难关的。老人表示非常感谢大家的关注和关心,只要他能动一天,他就照管孩子一天,因为不管孩子怎样都是一条生命。老人的艰辛,朴实的话语深深地感动着我们,激励着我们,为他这种伟大的付出辛苦默默的点赞!
      第三个要送教的是家住贾村镇贾村村的孙喜元同学,很不凑巧,学生不在家,随村子好心人去邻村的寺庙听诵经去了。已近14岁的孙喜元是一名重度自闭症患儿,对外界的一切都没有感应,没有意识,只生活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中。基本上无生活自理能力,穿衣服分不清反正,拿着就随便往身上穿;洗脸,只将水用手往脸上随便的抹一把,不会刷牙,除吃饭外,常常蹲在院子里抠砖缝,指甲流血了自己也无意识,平时一步都不能离开大人的监管和帮助。家境的窘迫,照顾他的只能是年纪已近七十多岁的爷爷。了解了孙喜元的在家情况后,我们及时拿出准备好的慰问品送给老人,取出资助孩子的书本和书包,并给老人提供了一些教育帮助自闭症患儿的方法和措施,在老人的道谢声中离开孙喜元的家。
      有句名言说: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送教的这三个家庭正好印证这句话。不是亲眼看到,不是亲耳听到,身处在健康祥和的家境中的任何一个人,都难以相信还有如此悲惨苦难的家庭。苦难是一部教科书,的确,通过对送教家庭的了解,无疑是一次心灵的洗礼:珍惜健康的身体,珍惜平淡和谐的家庭生活,在平凡的岗位上踏实的工作,为他人,为智障孩子的成长做一些有意义的帮助也是幸福的,也是圣神的,也是伟大的。
 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